《孙子兵法》里的解脱之道


日期:2015 年 4 月 27 日   作者:欢喜光如来子   栏目:弘愿园地  点击量:284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用兵作战,是国家的大事,因为关系到生死存亡,所以不能不详察。对个人来说也是一样,人生实相,如牛赴市,步步趋死。“人间匆匆营众务,不觉年命日夜去。如灯风中灭难期,忙忙六道无定趣。未得解脱出苦海,云何安然不惊惧?各闻强健有力时,自策自励求常住。”所以学佛修行,与无明作战,是人生头等大事,关系到我个人还有我今生的家亲眷属以及无量劫来的家亲眷属的祸福安危,故不能不予以高度重视,善思量之。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

所以从五个方面来搜集信息并依经略校对:一是道,即民心;二是天时;三是地利;四是领兵将领的个人素质;五是参战方的法度。能透彻了解这五个方面,那胜负自然成竹在胸。

我们不妨也从这五个方面来看一下佛法修行。一、民心:广大人民群众的心声是什么呢?是离苦得乐,越快越好,即“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二、天时:现在已经是末法时代了,去大圣世尊遥远,如来慧日没山已经三千年了,热量在慢慢散去,温度在逐渐降低,天色已晚,黑暗笼罩大地;三、地利,《维摩诘经》说,此娑婆世界乃秽土,非净土,地狱、饿鬼、畜生、高山低谷、荆棘砂砾、种种不净盈满;四、领兵作战的将领乃五浊凡夫,智慧短浅,甚至天魔外道,披佛袈裟,引入歧途。当然,也会有圣者示现,但凡夫智慧眼未开,难以分辨,善导大师说“圣化同居不相识,动生瞋毒斗无明”;五、法度,凡夫有漏心中所起善恶,“若因若果,皆是颠倒,皆是虚伪”。从中可以看出,二三四五条并不能解决一的需求,即腿跟眼睛之间存在矛盾。

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

这里的将领是小将,就是我们每个人自己,听弥陀的话,蒙受弥陀光明摄取,一定能取得生死之战的胜利;而不信受佛语的众生,大集经云“我末法时中,亿亿众生起行修道,未有一人得者”,所以诸佛流泪,扼腕叹息,也就成了今天的我们——一千四佛所放舍者。

计利以听,乃为之势,以佐其外。势者,因利而制权也。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一定要选择有利的形势作为外缘。用兵作战应该用诡秘的方法。如果自己有实力,就应该示意敌军自己软弱无力;乃至用不用、远近等亦复如是。用蝇头小利做诱饵吸引其注意力,然后趁乱夺取其军,如果敌方实力太强,则我方宜加强兵力准备,要避其锋芒,激怒对方使其失去理性自乱阵脚,让其本来谨慎的心轻视我军实力而滋生骄慢,让其本来安然有序的军队劳碌疲惫,离间其军内部关系。总之,要在对方没有准备好甚至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发起进攻。这就是军事家胜战的秘籍。

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无量劫来我们是如何屡战屡败的吧!我们被五欲六尘所吸引并沉浸在其中,即被利诱;当我们心迷意乱的时候,“恣意罪极,顿夺其寿。下入恶道,无有出期”,即乱而遭取;当我们发心勇猛修行的时候,也曾到过六欲诸天,甚至色界无色界天,但最终还是功亏一篑,强时被避过了;当我们义愤填膺,怒火中烧的时候,“一念嗔心起,火烧功德林”;当我们心思谦卑恭敬的时候,听闻“众生本来是佛”“唯心净土,自性弥陀”云云,空执理而废事修,《无量寿经》云“骄慢弊懈怠”;当意识到这些问题想要踏踏实实修行的时候,诸缘缠缚,为其奔波,相牵入恶道;真正与我们相亲的善知识,却遭到我们的排斥疏远,善导大师说“同行相亲莫相离”。诸如此类,“旷劫以来常如此,非是今生始自悟”。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在开战之前先用以上几方面推演一下,看看有几成胜算。其实善导大师早就为我们算好了,“但使专意作者,十即十生;修杂不至心者,千中无一”。所谓“修行无别修,只要识路头。路头若识得,生死一齐休”,只要认准了弥陀救度这一特别法门,仰仗弥陀的大悲愿力,自可不战而屈人之兵,八十亿劫生死重罪自然消除,命终往生安乐,永离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