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承论释】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上卷(2)

【相承论释】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上卷(2)


大乘善根界    等无讥嫌名
女人及根缺    二乘种不生

   此四句,名庄严大义门功德成就。
   「门」者,通大义之门也。「大义」者,大乘所以也。如人造城,得门则入。若人得生安乐者,是则成就大乘之门也。
   佛本何故兴此愿?见有国土,虽有佛如来贤圣等众。由国浊故,分一说三。
   或以拓(听各反)眉致诮,或缘指语招讥。
   是故愿言:使我国土,皆是大乘一味,平等一味。根败种子,毕竟不生;女人残缺,名字亦断。是故言「大乘善根界,等无讥嫌名,女人及根缺,二乘种不生。」
   问曰:「案王舍城所说《无量寿经》,法藏菩萨四十八愿中言:『设我得佛,国中声闻,有能计量知其数者,不取正觉。』是有声闻一证也。又《十住毗婆沙》中,龙树菩萨造阿弥陀赞云:『超出三界狱,目如莲华叶,声闻众无量,是故稽首礼。』是有声闻二证也。又《摩诃衍论》中言:『佛土种种不同:或有佛土,纯是声闻僧;或有佛土,纯是菩萨僧;或有佛土,菩萨声闻会为僧,如阿弥陀安乐国等是也。』是有声闻三证也。诸经中有说安乐国处,多言有声闻,不言无声闻。声闻即是二乘之一。《论》言乃至无二乘名,此云何会?」
   答曰:「以理推之,安乐净土,不应有二乘。何以言之?夫有病则有药,理数之常也。《法华经》言:『释迦牟尼如来,以出五浊世故,分一为三。』净土既非五浊,无三乘明矣。《法华经》言诸声闻,是人于何而得解脱?但离虚妄,名为解脱。是人实未得一切解脱,以未得无上道故。核推此理,阿罗汉既未得一切解脱,必应有生。此人更不生三界,三界外除净土更无生处,是以唯应于净土生。
   如言声闻者,是他方声闻来生,仍本名故,称为声闻。如天帝释生人中时,姓憍尸迦;后虽为天主,佛欲使人知其由来,与帝释语时,犹称憍尸迦;其此类也。又此《论》但言二乘种不生,谓安乐国不生二乘种子,亦何妨二乘来生耶!譬如橘栽不生江北,河洛果肆亦见有橘;又言鹦鹉不渡陇西,赵魏架桁亦有鹦鹉。此二物,但言其种不渡。彼有声闻亦如是。作如是解,经论则会。」
   问曰:「名以召事,有事乃有名。安乐国既无二乘、女人、根缺之事,亦何须复言无此三名耶?」
   答曰:「如软心菩萨,不甚勇猛,讥言声闻。如人谄曲,或复儜弱,讥言女人。又如眼虽明而不识事,讥言盲人。又如耳虽聪而听义不解,讥言聋人。又如舌虽语而讷口謇吃,讥言哑人。有如是等,根虽具足,而有讥嫌之名。是故须言乃至无名,明净土无如是等与夺之名。」
   问曰:「寻法藏菩萨本愿,及龙树菩萨所赞,皆似以彼国声闻众多为奇,此有何义?」
   答曰:「声闻以实际为证,计不应更能生佛道根芽。而佛以本愿不可思议神力,摄令生彼;必当复以神力,生其无上道心。譬如鸩鸟入水,鱼蚌咸死;犀牛触之,死者皆活。如此不应生而生,所以可奇。然五不思议中,佛法最不可思议。佛能使声闻复生无上道心,真不可思议之至也。」
众生所愿乐    一切能满足
   此二句,名庄严一切所求满足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兴此愿?见有国土,或名高位重,潜处无由;或人凡姓鄙,悕出靡路;或修短系业,制不在己,如阿私陀仙人类也。有如是等,为业风所吹,不得自在。
   是故愿言:使我国土,各称所求,满足情愿。是故言「众生所愿乐,一切能满足。」
是故愿生彼    阿弥陀佛国
   此二句,结成上观察十七种庄严国土成就,所以愿生。释器世间清净,讫之于上。
   次观众生世间清净。此门中分为二别:一者观察阿弥陀如来庄严功德。二者观察彼诸菩萨庄严功德。观察如来庄严功德中有八种,至文当目。
   问曰:「有论师泛解众生名义,以其轮转三有,受众多生死,故名众生。
   今名佛菩萨为众生,是义云何?」
   答曰:「经言:『一法有无量名,一名有无量义。』如以受众多生死故,名为众生者,此是小乘家释三界中众生名义,非大乘家众生名义也。大乘家所言众生者,如《不增不减经》言:『言众生者,即是不生不灭义。』
   何以故?若有生,生已复生,有无穷过故,有不生而生过故,是故无生。
   若有生,可有灭;既无生,何得有灭。是故无生无灭,是众生义。如经中言:『五受阴通达,空无所有,是苦义。』斯其类也。」
无量大宝王    微妙净华台
   此二句,名庄严座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庄严此座?见有菩萨,于末后身,敷草而坐,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人天见者,不生增上信、增上恭敬、增上爱乐、增上修行。
   是故愿言:我成佛时,使无量大宝王,微妙净华台,以为佛座。
   「无量」者,如《观无量寿经》言:「七宝地上,有大宝莲华王座。莲华一一叶,作百宝色。有八万四千脉,犹如天画,脉有八万四千光。华叶小者,纵广二百五十由旬。如是华,有八万四千叶。一一叶间,有百亿摩尼珠王,以为映饰。一一摩尼,放千光明;其光如盖,七宝合成,遍覆地上。
   释迦毗楞伽宝,以为其台。此莲华台,八万金刚、甄叔迦宝、梵摩尼宝、妙真珠网,以为校饰。于其台上,自然而有四柱宝幢。一一宝幢,如百千万亿须弥山。幢上宝幔,如夜摩天宫。有五百亿微妙宝珠以为映饰。一一宝珠,有八万四千光。一一光,作八万四千异种金色。一一金色,遍安乐宝土,处处变化,各作异相:或为金刚台,或作真珠网,或作杂华云。于十方面,随意变现,施作佛事。」
   如是等事,出过数量。是故言「无量大宝王,微妙净华台。」
相好光一寻    色像超群生
   此二句,名庄严身业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庄严如此身业?见有佛身,受一丈光明。于人身光,不甚超绝。
   如转轮王相好亦大同,提婆达多所减唯二。致令阿阇世王以兹惑乱,删阇耶等敢如螳螂。或如此类也,是故庄严如此身业。
   案此间诂训,六尺曰寻。如《观无量寿经》言:「阿弥陀如来,身高六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由旬。佛圆光,如百亿三千大千世界。」译者以寻而言,何其晦
(呼内反)乎!里舍间人,不简纵横长短,咸谓横舒两手臂为寻。
   若译者或取此类,用准阿弥陀如来,舒臂为言,故称一寻者,圆光亦应径六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由旬。是故言「相好光一寻,色像超群生。」
   问曰:「《观无量寿经》言:『诸佛如来是法界身,入一切众生心想中;
   是故汝等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诸佛正遍知海,从心想生』。是义云何?」
   答曰:「身名集成,界名事别。如眼界,缘根色空明作意五因缘生,名为眼界。是眼,但自行己缘,不行他缘,以事别故。耳鼻等界亦如是。
   言『诸佛如来是法界身』者:法界是众生心法也,以心能生世间出世间一切诸法,故名心为法界。法界能生诸如来相好身,亦如色等能生眼识,是故佛身名法界身。是身不行他缘,是故入一切众生心想中。
   『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者:当众生心想佛时,佛身相好,显现众生心中也。譬如水清则色像现,水之与像,不一不异。故言佛相好身,即是心想也。
   『是心作佛』者:言心能作佛也。『是心是佛』者:心外无佛也。譬如火从木出,火不能离木也;以不离木故,则能烧木;木为火烧,木即为火也。
   『诸佛正遍知海从心想生』者:正遍知者,真正如法界而知也。法界无相,
   故诸佛无知也。以无知故,无不知也。无知而知者,是正遍知也。是知深广,不可测量,故譬海也。」
如来微妙声    梵响闻十方
   此二句,名庄严口业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兴此庄严?见有如来,名似不尊。如外道軵(推车,人冢反)人,称瞿昙姓;成道日声,唯彻梵天。
   
是故愿言:使我成佛,妙声遐布,闻者悟忍。是故言「如来微妙声,梵响闻十方。」
同地水火风    虚空无分别
   此二句,名庄严心业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兴此庄严?见有如来,说法云:此黑此白,此不黑不白,下法、中法、上法、上上法。有如是等无量差别品,似有分别。
 
是故愿言:使我成佛,如地荷负,无轻重之殊;如水润长,无莦(恶草)葀(瑞草,括音)之异;如火成熟,无芳臭之别;如风起发,无眠寤之差;如空苞受,无开塞之念。得之于内,物安于外。虚往实归,于是乎息。是故言「同地水火风,虚空无分别。」(于是乎息疑是功用皆息)
天人不动众    清净智海生
   此二句,名庄严大众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如来,说法轮下,所有大众,诸根性欲,种种不同。于佛智慧,若退若没,以不等故,众不纯净。
   所以兴愿:愿我成佛,所有天人,皆从如来智慧清净海生。
   「海」者:言佛一切种智,深广无涯,不宿二乘杂善中下死尸,喻之如海。
   是故言「天人不动众,清净智海生。」
   「不动」者:言彼天人,成就大乘根,不可倾动也。
如须弥山王 胜妙无过者
   此二句,名庄严上首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愿?见有如来众中,或有强梁者,如提婆达多流比。或有国王与佛并治,不知甚推佛。或有请佛,以他缘废忘。有如是等,似上首力不成就。
   
是故愿言:我为佛时,愿一切大众,无能生心,敢与我等。唯一法王,更无俗王。是故言「如须弥山王,胜妙无过者。」
天人丈夫众    恭敬绕瞻仰
   此二句,名庄严主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佛如来,虽有大众,众中亦有不甚恭敬。如一比丘语释迦牟尼佛,若不与我解十四难,我当更学余道。亦如居迦离谤舍利弗,佛三语而三不受。又如诸外道辈,假入佛众,而常伺求佛短。又如第六天魔,常于佛所,作诸留难。有如是等,种种不恭敬相。
   
是故愿言:使我成佛,天人大众,恭敬无倦。所以但言天人者,净土无女人及八部鬼神故也。是故言「天人丈夫众,恭敬绕瞻仰。」
观佛本愿力    遇无空过者
能令速满足    功德大宝海

   此四句,名庄严不虚作住持功德成就。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如来,但以声闻为僧,无求佛道者。或有值佛而不免三途:善星、提婆达多、居迦离等是也。又人闻佛名号,发无上道心;遇恶因缘,退入声闻、辟支佛地者。有如是等空过者、退没者。
   
是故愿言:使我成佛时,值遇我者,皆速疾满足无上大宝。是故言「观佛本愿力,遇无空过者,能令速满足,功德大宝海。」住持义如上。
观佛庄严八种功德,讫之于上。
   次观安乐国诸大菩萨,四种庄严功德成就。
   问曰:「观如来庄严功德,何所阙少,复须观菩萨功德耶?」
   答曰:「如有明君,则有贤臣。尧舜之称无为,是其比也。若使但有如来法王,而无大菩萨法臣,于翼赞道,岂足云满。亦如薪积小,则火不大。
   如经言:『阿弥陀佛国,有无量无边诸大菩萨,如观世音,大势至等,皆当一生,于他方次补佛处』。若人称名忆念者、归依者、观察者,如法华经普门品说,无愿不满。然菩萨爱乐功德,如海吞流,无止足情。
   亦如释迦牟尼如来,闻一目比丘吁言:『谁爱功德,为我维针』。尔时如来,从禅定起,来到其所,语言:『我爱福德』。遂为其维针。尔时失明比丘,暗闻佛语声,惊喜交集,白佛言:『世尊!世尊功德犹未满耶?』
   佛报言:『我功德圆满,无所复须。但我此身从功德生,知功德恩分故,是故言爱。』
   如所问,观佛功德,实无愿不充。所以复观菩萨功德者,有如上种种义故耳。」
安乐国清净    常转无垢轮
化佛菩萨日    如须弥住持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佛土,但是小菩萨,不能于十方世界,广作佛事。
   或但声闻人天,所利狭小。
 
是故兴愿:愿我国中,有无量大菩萨众,不动本处,遍至十方,种种应化,如实修行,常作佛事。
   譬如日在天上,而影现百川。日岂来耶?岂不来耶?如《大集经》言:譬如有人,善治堤塘,量其所宜,及放水时,不加心力。菩萨亦如是,先治一切诸佛及众生应供养应教化种种堤塘。及入三昧,身心不动,如实修行,常作佛事。如实修行者,虽常修行,实无所修行也。是故言,「安乐国清净,常转无垢轮,化佛菩萨日,如须弥住持。」
无垢庄严光    一念及一时
普照诸佛会    利益诸群生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如来眷属,欲供养他方无量诸佛,或欲教化无量众生;此没彼出,先南后北;不能以一念一时,放光普照,遍至十方世界,教化众生;有出没前后相故。
   
是故兴愿:愿我佛土,诸大菩萨,于一念时顷,遍至十方,作种种佛事。
   是故言「无垢庄严光,一念及一时,普照诸佛会,利益诸群生。」
   问曰:「上章云:『身不动摇,而遍至十方』。不动而至,岂非是一时义耶?与此若为差别?」
   答曰:「上但言不动而至,或容有前后。此言无前无后,是为差别;亦是成上不动义。若不一时,则是往来;若有往来,则非不动。是故为成上不动义故,须观一时。
雨天乐华衣    妙香等供养
赞诸佛功德    无有分别心

   佛本何故起此庄严?见有佛土,菩萨人天,志趣不广,不能遍至十方无穷世界,供养诸佛如来大众。或以己土秽浊,不敢向诣净乡。或以所居清净,鄙薄秽土。以如此等种种局分。于诸佛如来所,不能周遍供养,发起广大善根。
   
是故愿言:我成佛时,愿我国土一切菩萨声闻天人大众,遍至十方一切诸佛大会处所,雨天乐天华天衣天香,以巧妙辩辞,供养赞叹诸佛功德。虽叹秽土如来,大慈谦忍,不见佛土有杂秽相;虽叹净土如来,无量庄严,不见佛土有清净相。何以故?以诸法等故,诸如来等。是故诸佛如来,名为等觉。若于佛土,起优劣心,假使供养如来,非法供养也。是故言「雨天乐华衣,妙香等供养,赞诸佛功德,无有分别心。」
何等世界无    佛法功德宝
我愿皆往生    示佛法如佛

   佛本何故起此愿?见有软心菩萨,但乐有佛国土修行,无慈悲坚牢心。
   
是故兴愿:愿我成佛时,我土菩萨,皆慈悲勇猛,坚固志愿。能舍清净土,至他方无佛法僧处,住持庄严佛法僧宝,示如有佛,使佛种处处不断。是故言「何等世界无,佛法功德宝,我愿皆往生,示佛法如佛。」
   观菩萨四种庄严功德成就,讫之于上。
   次下四句,是回向门。
我作论说偈    愿见弥陀佛
普共诸众生    往生安乐国

   此四句,是论主「回向门」。
   「回向」者:回己功德,普施众生,共见阿弥陀如来,生安乐国。
   无量寿修多罗章句,我以偈颂总说竟。
   1 问曰:「天亲菩萨回向章中言:『普共诸众生,往生安乐国。』此指共何众生耶?」
   答曰:「案王舍城所说《无量寿经》,佛告阿难:『十方恒河沙诸佛如来,共称叹,无量寿佛,威神功德,不可思议。诸有众生,闻其名号,信心欢喜,乃至一念,至心回向,愿生彼国,即得往生,住不退转。唯除五逆,诽谤正法。』案此而言,一切外凡夫人皆得往生。
   又如《观无量寿经》,有九品往生。下下品生者:『或有众生,作不善业,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如此愚人,以恶业故,应堕恶道,经历多劫,受苦无穷。如此愚人,临命终时,遇善知识,种种安慰,为说妙法,教令念佛。此人苦逼,不遑念佛。善友告言:汝若不能念者,应称无量寿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命终之时,见金莲华,犹如日轮,住其人前。如一念顷,即得往生极乐世界。于莲华中,满十二大劫,莲华方开 (当以此消五逆罪也)。观世音、大势至,以大悲音声,为其广说诸法实相,除灭罪法。闻已欢喜,应时即发菩提之心。是名下品下生者。』以此经证,明知下品凡夫,
但令不诽谤正法,信佛因缘,皆得往生。
   2 问曰:《无量寿经》言:『愿往生者,皆得往生;唯除五逆诽谤正法。』
   《观无量寿经》言:『作五逆十恶,具诸不善,亦得往生。』此二经云何会?」
   答曰:「一经以具二种重罪:一者五逆,二者诽谤正法。以此二种罪故,所以不得往生。一经但言作十恶五逆等罪,不言诽谤正法;以不谤正法故,是故得生。」
   3 问曰:「假使一人具五逆罪,而不诽谤正法,经许得生;复有一人,但诽谤正法,而无五逆诸罪,愿往生者,得生与否?」
   答曰:「但令诽谤正法,虽更无余罪,必不得生。何以言之?经言:五逆罪人,堕阿鼻大地狱中,具受一劫重罪。诽谤正法人,堕阿鼻大地狱中,此劫若尽,复转至他方阿鼻大地狱中。如是辗转,经百千阿鼻大地狱,佛不记得出时节;以诽谤正法罪极重故。又正法者,即是佛法。此愚痴人,既生诽谤,安有愿生佛土之理!假使但贪彼土安乐,而愿生者,亦如求非水之冰,无烟之火,岂有得理。」
   4 问曰:「何等相是诽谤正法?」
   答曰:「若言无佛、无佛法,无菩萨、无菩萨法;如是等见,若心自解,若从他受,其心决定,皆名诽谤正法。」
   5 问曰:「如是等计,但是己事;于众生有何苦恼,于五逆重罪耶?」
   答曰:「若无诸佛菩萨,说世间出世间善道,教化众生者,岂知有仁义礼智信耶?如是世间一切善法皆断,出世间一切贤圣皆灭。汝但知五逆罪为重,而不知五逆罪,从无正法生。是故谤正法人,其罪最重。」
   6 问曰:「《业道经》言:『业道如称,重者先牵。』如《观无量寿经》言:
   『有人造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应堕恶道,经历多劫,受无量苦。临命终时,遇善知识,教称南无阿弥陀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便得往生安乐净土,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毕竟不退,与三途诸苦永隔』。先牵之义,于理如何?又旷劫以来,备造诸行,有漏之法,系属三界。但以十念,念阿弥陀佛,便出三界。系业之义,复欲云何?」
   答曰:「汝谓五逆十恶系业等为重,以下下品人十念为轻,应为罪所牵,先堕地狱,系在三界者;今当以义较量。轻重之义:在心、在缘、在决定,不在时节久近多少也。
   云何
「在心」:彼造罪人,自依止虚妄颠倒见生。此十念者,依善知识方便安慰,闻实相法生。一实一虚,岂得相比。譬如千岁闇室,光若暂至,即便明朗;闇岂得言,在室千岁,而不去耶!是名在心。
   云何
「在缘」:彼造罪人,自依止妄想心,依烦恼虚妄果报众生生。此十念者,依止无上信心,依阿弥陀如来方便庄严真实清净无量功德名号生。
   譬如有人,被毒箭所中,截筋破骨;闻灭除药鼓,即箭出毒除。
   (首楞严经言:譬如有药,名曰灭除。若斗战时,用以涂鼓,闻鼓声者,箭出毒除。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住首楞严三昧,闻其名者,三毒之箭,自然拔出。)
   岂可得言,彼箭深毒厉,闻鼓音声,不能拔箭去毒耶!是名在缘。
   云何「在决定」:彼造罪人,依止有后心,有间心生。此十念者,依止无后心,无间心生,是名决定。
   较量三义,十念者重,重者先牵,能出三有。两经一义耳。」
   7 问曰:「几时名为一念?」
   答曰:「百一生灭,名一:那;六十:那,名为一念。此中云念者,不取此时节也。但言忆念阿弥陀佛,若总相、若别相,随所观缘,心无他想,十念相续,名为十念。
但称名号,亦复如是。
   8 问曰:「心若他缘,摄之令还,可知念之多少。但知多少,复非无间。若凝心注想,复依何可得纪念之多少?」
   答曰:「经言
十念者,明业事成办耳,不必须知头数也。如言蟪蛄不识春秋,伊虫岂知朱阳之节乎!知者言之耳。十念业成者,是亦通神者言之耳。
   但积念相续,不缘他事便罢;复何暇须知念之头数也。若必须知,亦有方便。必须口授,不得题之笔点。」